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foleycomputerrepair.com/,托德布兰奇菲尔德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年轻的玛丽·托德典雅大方,谈吐优雅,气度非凡。她总对自己的姐姐说:“我要成为总统夫人。”没人不认为她是在说梦话。

跟随命运的指引,她来到小城斯普林菲尔德。这里有州议会,刚刚形成一个新的政界团体。

不久,玛丽发现了众人中最有才华的两个:高个子林肯和矮个子道格拉斯。他们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注意到了这个聪明、玛丽·托德漂亮的女孩,并同时开始追求。

道格拉斯比林肯年轻几岁,政坛上已有不小名气,人们都认为他前程似锦。他坚定、刚强、野心勃勃,一生所做的一切都只为一个目标:入主白宫。当看出玛丽将会是他权力竞争中的得力帮手时,他马上开始了自信而又毫无顾忌的追求,极尽赞美、奉承之能事。

林肯,一个长相丑陋、毫无名气、负债累累的小律师。当时白宫还从未在他脑海里形成任何概念,就如他从未想过要去登上火星一样。他的追求犹豫、畏缩、一进三退。

玛丽·托德不顾姐姐姐夫的极力劝阻,执意选择了小律师。她后来说道:“我当时想,他终有一天会成为总统,因此,我选择他。当然,他的形象的确不怎么好看。”其实是因为她看到了林肯身上的潜力,她能预见到林肯一定会有出息的,同时她渐渐的厌恶林肯的竞争对手道格拉斯,对他人品极为不屑,纯碎小人行径,认为他以后不会有什么大成就的。

谁曾想到林肯竟然在婚礼当天逃婚了!面对如此沉重的打击,这个出身名门、有钱有势的贵族小姐矜持地保持了沉默,并固执地继续等待。

二十年后,林肯与道格拉斯在总统大选中对决。共和党的林肯获得一百九十万票,的道格拉斯获得一百四十万票,林肯胜出。

玛丽终于进入了魂牵梦萦的白宫,成为第一夫人。然而她的兄弟及亲戚们都在叛军中(蓄奴制的南方)任职,与她丈夫作战,她得不到周围人的信任。苦闷的同时,她的虚荣心和妒嫉心继续极度膨胀。在丈夫为战事殚精竭虑、夙夜不眠的时候,她一心购物,参加舞会,莫名的与丈夫争吵,并在任何场合辱骂军官或部长夫人,成了妒妇与悍妇的代名词。

她的好胜和妒嫉到了可笑的地步:她几乎与丈夫所有得力部下都交恶,她不允许任何女士在进餐时走在她前面,甚至还记下每一个与她丈夫交谈超过五分钟的女士的名字。(从某种意义上说,或许她是当时这世界上最了解林肯的女人)

天意从来高难问。从不怯懦的玛丽注定要在人类历史上扮演不平凡的角色。命运之神不停地鼓风加薪,让她的每种性格都在极端与疯狂中焚烧,永不熄灭。她极端的权力欲在一定程度上使当年的林肯加快了攀登的步伐,而后来极可能又是她那无与伦比的妒嫉心挽救了美利坚合众国第十八任总统格兰特的生命。

威名赫赫的格兰特时任北军总司令。战争纪念日那天,林肯夫妇与格兰特夫妇准备一起去戏院看戏。因格兰特夫人害怕神经质的玛丽会在群众向他们欢呼时大发肝火,做出一些不可思议的事,决定不去了。她和格兰特于下午离开了首都。晚上,国父林肯在戏院被支持南方叛军的话剧演员布斯暗杀。

林肯死后,玛丽托德神经错乱。在疯人院住过一段时间,最后疯疯癜癜地死在她与林肯结婚的那所房子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