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foleycomputerrepair.com/,安德鲁博古特

很多年后,当中国球迷仍在津津乐道于NBA“96黄金一代”的辉煌,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那份选秀名单中,早已有人的名字,被打上了黑框——2010年7月19日,洛伦岑·赖特,这位当年的7号新秀,其尸体被孟菲斯警方在当地东南部的一处偏僻林地中发现。

在1996年那场被世人传唱的“伟大选秀”中,洛伦岑·赖特在首轮第7顺位被快船选中,排位甚至高过科比、纳什、本·华莱士等日后的NBA传奇巨星。尽管在其13年的NBA生涯中,他的表现并未达到预期,但场均8分6.4篮板,也不失为一位合格的角色球员。然而,就是这样被众多NBA球员称赞为“与人和善”,他的尸体被发现时身中9弹,原本身高2米11,体重超过125公斤的庞大身躯,只剩下25公斤的腐化严重的残缺骨肉。这一悲剧,震动整个NBA,昔日队友“便士”安芬尼·哈达威悲痛地说:“我当时就掉泪了,巨大的悲伤当即击倒了我,我痛感失去了一位兄弟,一个好人。””

由于缺少线索,此案一度成为悬案,直到2017年12月,洛伦岑·赖特的前妻希拉被捕,关键性的犯罪指向终于清晰起来。北京时间今天凌晨,据美联社报道,希拉在当天早些时候承认自己谋杀了洛伦岑·赖特,她也面临30年监禁。

把时间回溯到2010年,在此前一年底刚刚结束了自己13年NBA生涯的洛伦岑·赖特,正处在自己人生的最低潮。因为不善理财,他已经将自己职业生涯全部5500万美元左右的收入全部挥霍一空,只能宣布破产。而妻子希拉此时提出离婚,更是给了赖特沉重的一击。婚后,双方仍在为财产分割的问题争吵不休,当年7月18日,赖特前往孟菲斯看望他和希拉·赖特所生的七个孩子,此时他已经打算前往海外联赛打球,未来似乎又有了一些希望。

然而就在7月19日凌晨,赖特的手机曾经拨通社区911电话,但接线员只听到话筒中传出一声大叫“上帝啊!”,随后就是“砰,砰”的枪响,然后线路就断掉了。接线员回拨后,已经没有人应答。3天后的7月22日,赖特的母亲发现情况不对,向当地警方报告失踪。7月28日,在警犬的引领下,当地警方于孟菲斯东南部的一处偏僻林地中发现了赖特的尸体,尸检报告显示,赖特的头部和胸口至少中了9枪,曾经顶防过奥尼尔庞大躯体,因为降雨、高温和野生动物的破坏,在被发现时竟只剩下了50斤腐化严重的残缺骨肉。损毁的尸体甚至已经无法举办公开的葬礼。

赖特被谋杀后也引发了外界的极大关注,但是对于如此恶性的案件,警方却迟迟未能破案,由于赖特作为知名篮球运动员,他的社交圈子以及走动的地方都非常多,巨大的活动范围以及人脉关系也给案件的调查带来了困难。作为当时已知的赖特生前最后见到他的人,nba死人事件赖特前妻希拉也曾经被警方带去录口供,当时她向警方表示,赖特在7月18日离开了她的住所,跟着一个不认识的人离开。希拉还透露,在前夫死之前六周,曾有3名持枪男子到她家里寻找他,由于赖特当时不在,3人悻悻离开,并威胁赖特的前妻不要就此事声张。

至少在那时,没有多少人会怀疑希拉杀害了赖特。除了一个人,那就是赖特的母亲,黛博拉·马里昂。

在得知自己儿子逝世的消息后,黛博拉·马里昂悲痛万分,她一度情绪失控,在到达事发现场后一度想要穿越警方封锁线,但最终被拦下。从一开始,她就将目光顶上了希拉,“你们都得注意他的前妻。”她在第一时间这样提醒警方。

警方因案件侦破陷入困局,而赖特前妻希拉有意无意的提供的线索,也让孟菲斯警方开始相信赖特的死是与毒品交易有关,并且涉及本州之外的势力,甚至有可能是国际性的犯罪集团时,马里昂就如同好莱坞电影《三块广告牌》中那位为了找出杀害女儿的杀人犯而不断与警方抗争的母亲一样,成为了一名斗士、一位侦探。她坚持给警探们打电话,以至于他们记住了她的电话号码,她向公众们散发传单,并对孟菲斯警局和负责此案的侦探们施压,以让他们加大努力,她搜集了大量的物证,还积累了无数的笔记,当她的壁橱和衣柜都被它们塞满后,她甚至不得不多租了一个储物柜。她那一本本的笔记里写满了可供警方查询的时间线、矛盾和提示。

马里昂坚信是赖特的前妻希拉杀害了自己的儿子,她甚至在笔记中写到,在赖特失踪的那个晚上,希拉正和她的一个男性熟人在女方家后院的篝火坑边生火,而当时正是炎热的盛夏时节。

不过,马里昂的抗争,在当时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在赖特被害之后,希拉领取了赖特100万美元的人寿保险,在短短数月内就挥霍一空,账单包括一辆价值32000美元的凯迪拉克汽车、一趟花了11750美元纽约之旅,以及总计昂贵的家具等等。2014年,她甚至出了一本书,名叫《Mr. Tell Me Anything》,更巧合的是,这本书讲述的就是一个NBA球员被妻子谋杀的故事!马里昂在得知此事时,恨恨地说:“我想给这本书起的书名是:《我如何精心策划了我前夫的死》。”

绝望的马里昂甚至一度想复仇,在被人劝阻后她说:“你没有亲手埋葬过自己的亲生骨肉,所以你不会明白我的感受的。”

转机发生在2017年11月,警方才终于发现了有用线公里密西西比州核桃溪市的一个湖里发现了枪杀赖特的手枪。根据这一物证,警方顺藤摸瓜,锁定谢拉和另外一位名叫比尔·特纳的犯罪嫌疑人。当年12月7日,警方逮捕了比尔·特纳,随后发现,比尔·特纳与希拉竟然是在同一所教堂任职。这样明显的线索,一周后,希拉在加利福尼亚被逮捕,两人同时被指控为一级谋杀。

不过,在最初的几次听证会上,希拉拒绝认罪,她所聘请的律师也在一直帮她辩护。随后在2018年5月的听证会上,检方用出了“杀手锏”,凭借第三名未被起诉的嫌疑人——洛伦岑·赖特的堂兄吉米·马丁提供的信息,对特纳和谢拉·赖特提出了指控。马丁在另一起案件中被判谋杀罪,目前正在监狱服刑。根据马丁的供述,希拉原本计划让他与比尔·特纳潜入位于亚特兰大的家中杀害赖特,但这次作案未能成功。最终,希拉和特纳密谋在孟菲斯杀害了赖特。而马丁还告诉调查人员在哪里可以找到开枪的武器,并详细描述了他如何帮助希拉和特纳清理犯罪现场。

这起案件于2018年9月正式进入审判阶段,希拉依然拒绝认罪,但在旷日持久的审判和拉锯战面前,希拉终于低头。北京时间7月26日凌晨,她当庭认罪,承认自己伙同他人谋杀前夫。根据希拉的辩护律师透露,希拉谋划杀人的理由是赖特多年来一直殴打她,她实在无法忍受,最终做出了反击。根据美联社报道,希拉将会被判处30年有期徒刑,但一旦完成30%左右的刑期(即9年左右),她将有资格获得假释。

在法庭上,希拉表示自己是因为孩子而认罪的。她表示:“我只想说,我是因为我的孩子做出这个决定。也正是因为他们,我不想谈更多的细节。我想说的是,一切都不是看起来的那样。”

此前,失去儿子的马里昂曾说:“我不希望她被判死刑,我要她像我一样,每天都挣扎在对骨肉的无尽思念之中。”在希拉认罪后,马里昂与她进行了交谈,“我想感谢你给我带来了我的孙子孙女,这就是我想感谢你的原因。但我想让你放开他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